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快捷登录

冠状病毒强制检测提上议程?返塔女孩检测无果?

话说“埋头十年寒窗苦,一举成名天下知”,相信小伙伴们在上学期间都有过被老师强制拉去补课的经历,相信这种“难忘”的经历没有谁愿意尝试第二次了。虽然强制补课可能对提高成绩有所帮助,但与此同时,大家积极的学习情绪也会受到打压。时至今日,我们也需要面对类似的问题。

24岁的音乐剧老师罗拉,在墨尔本一家舞蹈戏剧学院工作,回家探望期间在Lindisfarne的家中隔离。从“病毒爆发热点”返回的她感慨万分:墨尔本从车水马龙的大都市变成了人迹罕至的街头,如此巨大的落差让人难以想象。而如今维州3、4百例的日增量更是雪上加霜。

w2.jpg

罗拉相信,要想战胜这个强大的“恶魔”,目前塔州的防控措施是不够的。虽然她严格按照防范准则,在家做好为期2周的隔离措施,但她却和很多人一样,担心自己不幸中招,第二波的“魔爪”伸向塔州。

目前塔斯马尼亚州约有1000人在家隔离,另有700人在州内9家酒店进行隔离。

w3.jpg

罗拉发现很多人并没有像她一样采取预防措施,而这些掉以轻心的行为让她觉得病毒检测措施应该强制执行。她提到:“我觉得进行自我检测是我的责任,让我可以安心的来到这里,而这种安心需要阴性检测结果来做保证。”强制的病毒检测措施能够从根源上将传染隐患彻底消除,有力地预防第二波疫情的到来。

w4.jpg

而罗拉恰恰把疫情防范当成了自己的事情,当她看到有人敷衍了事时心里有些不舒服。她说:“能够来到塔斯马尼亚,对我来说是一种馈赠,因为这里的人还像之前那样正常的生活着”。她不希望这里的宁静被破坏,虽然她在隔离结束后并没出现任何症状,但她仍然想要进行检测。

w5.jpg

然而现实却事与愿违。她在拨打塔斯马尼亚冠状病毒热线后,并没有像自己所预料的那样,获得检测资格。公共卫生服务部门发言人说,如果有人在隔离期间出现症状,便可以预约测试。而目前还没有在隔离期结束前必须接受测试的要求,只有在隔离期间检测出阳性,隔离期才会被延长。

w6.jpg

公共卫生署署长Scott McKeown说,目前所有从维多利亚等“热点”地区抵达酒店隔离的高危人群,都会被强烈鼓励接受检测--但这不是强制性的。工党领袖Rebecca White说,当局应该更进一步,强制对任何从维多利亚州抵达的人进行检测。如果这一政策能够落实,相信疫情再次爆发的隐患就能明显减少。

w7.jpg

然而,澳大利亚医学协会(The Australian Medical Association)说,强制测试不是最好的策略。州政府公共卫生局(The state government and Public Health)周二表示,强烈建议对所有从维多利亚州等“热点”地区抵达的酒店检疫中的高危人群进行检测,但这不是强制性的。病毒强制检测措施能够打压人们的积极性,让人不由自主的产生抵触情绪。

w8.jpg

结语

对隔离人员进行强制病毒检测固然是对安全的保证,但同时又违背了个人自由的权利。在这一特殊时期,相信有很多朋友都愿意遵守防范准则,甚至自觉进行病毒检测。但又有一部分认为防范准则管控过于严格,侵犯了他们的人身自由。

听完了这个故事,不知道小伙伴们对强制检测有什么看法呢,让我们来投票吧!

说点什么
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|上传

商业推广

    战略合作